整夜大雨

La nuit la pluie

像是有人輕敲那窗,漸漸地變成了錚錚淙淙的水聲,散成無數的小點,一聲聲如親吻大地的音符,在幽靜深夜的大氣中迴盪,彷彿從天空中抖落許多的星辰,一顆顆飛向我所思念的遠方。夜裡的雨,從我記憶的深海裡誕生,只能同我記憶的浪波一起浮沉。

Continue reading “整夜大雨"

世界的盡頭

有時,我從圖書館出來後一個人沿著塞納河散步。我往前走著,尾隨著自己的影子,同我童年時和父親一起散步一樣。過去歲月的記憶於電光火石間乍現,我便猶如一條迷路的小船,在四顧茫然的河流上不知所向的航行。

Continue reading “世界的盡頭"

明月幾時有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今年中秋,巴黎是陰天,雲層厚厚疊起。月亮也許永遠不會出現,也許瞬時雲破月來,我沒有答案。李白說,青天有月來幾時,我今停杯一問之。我無詩無酒無肝膽,無法舉杯像詩人這般豪情,只有滿腹的相思讓醒著的我迷路在月光中,在我想像的月光中…

Continue reading “明月幾時有"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