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女兒的節日

曲水流觴,賞心樂事良辰。蘭蕙光風,轉頭天氣還新。明眸皓齒,看江頭、有女如雲。折花歸去,綺羅陌上芳塵。 

能幾多春。試聽啼鳥殷勤。覽物興懷,向來哀樂紛紛。且題醉墨,似蘭亭、列序時人。後之覽者,又將有感斯文。                                 ─辛棄疾‧新荷葉

雨後的清晨已有早春氣息,微甜芬芳撲鼻而來,我的心情也不覺輕盈飛舞。

學校門口滿是學生和老師,大門深鎖,貼著「持續罷課至下週一,而罷課期間的課程將會補課」的告示,我有些訝異於法國學生罷課的熱情,想來CPE還真是則可怕律法,無怪乎全國學生會大肆抗議。

無課可上只好回家的我,半途繞去超市採買食物填滿家裡那已然淨空的冰箱,竟意外收到美麗玫瑰花,原來今天是國際婦女節,送花,是對這節日的慶祝。我有種難以言喻的喜悅,不知道是因為花,還是因為這節日受到重視。

下午和ChiWei相約參與這節日的盛會,可是我們放棄沿街的遊行〈因為受到Chi的草莓誘惑!?〉,在Chi的小小斗室,喝著咖啡,漫談女性權益的發展,我聽到許多在父權暴力下的女性故事:非洲那些因遭受強暴而被迫隔離的女性,形成與世隔絕的村莊,她們因被強暴而有的孩子也被社會拒絕;雖然明知帶面紗頭巾是一種男女不平等,但已將之當成文化特色的中東〈近東?〉女性,早已習慣於如此被矮化的假意識;更誇張的是非洲的沙漠之花WarisDirie,她所揭露關於「割禮」的殘酷,使許多非洲婦女終身活在痛苦之中……

社會文化是一種暴力,我似乎更能了解西蒙‧波蒙(Simone de Beauvoir)所說的「女人不是天生的,是被塑造的。」這句話背後的深意。

晚上六點,我們在市政府,專注聆聽一場開放式演講,講題是「女人要的是什麼?」

這場演講並不成功,喧擾的人聲使我幾乎聽不清楚發言者發表的內容〈加上我的法文又很弱〉,小孩跑來跑去,主持人甚至將麥克風交到小男孩手上!〈我說,焦點都模糊了!Chi說,她可以理解,這就跟處理冷場,有一隻貓經過,將麥克風交給那隻貓的意義是一樣的。Chi真是一語中的!〉

在我半猜半懂得理解中,意識到女性的地位雖然漸漸提升,社會對待男女依舊是不公平、不平等,尤其是對待女性的所有暴力真的沉重得教人窒息。有人說,女性要在政治上取得決定權,有人說要從家庭教育做起……原來這個節日有她深刻的意義,既要紀念婦女解放運動那漫長的奮鬥,又要提醒全球社會對女性的尊重與關愛

這個日子從無到有,蘊含女性地位變遷的艱難與曲折,短短一百年,女性勇敢走出屋簷外,走進世界的舞台,以自尊、自愛、自立、自強的姿態,創造自身的價值,更努力贏得應有的權益。但是,到底該如何做才能讓兩性互相尊重、互相關愛成為現代社會的一種風尚,成為一種自覺的社會行為?

心智是沒有性別可言的」,波藍(Francois Poullain de la Barre)的話沒有貶抑,因為世界本就有男有女,那麼追尋男女平等應該不是太遙不可及的夢想吧!忽然想到台灣將婦女節合併成婦幼節,婦女節的意義已然遭受剝奪!唉,隱形的社會暴力仍然存在,女性再無自覺,兩性怎有平等一日?

三月,既有婦女節,又有女兒節,在這生機盎然的季節,女兒當自強啊!

曲水流觴,賞心樂事良辰。今幾千年,風流禊事如新。明眸皓齒,看江頭、有女如雲。折花歸去,綺羅陌上芳塵。

絲竹紛紛。楊花飛鳥銜巾。爭似群賢,茂林修竹蘭亭。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清歡未了,不如留住青春。                          ─辛棄疾‧新荷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