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髮記

上學前為我綁頭髮,觸摸我髮絲的雙手長著薄繭,粗糙和柔細讓愛與被愛昭然若揭。

記憶。
當我站在梳妝台前,毫無猶豫一刀剪下,碎髮飄揚捲起昨日早已遺忘的夢。我悄悄閉上眼睛,除了髮絲擲地漾起不規則的幾何聲形,我聽到小女孩哭泣,來自心底,很深很深的秘密底層,像要流盡一生眼淚,其實一切又極度隱晦。我想穿過蒙塵、失去光澤的暗房,去見那個女孩。
小時候,小女孩是標準的黃毛丫頭,她的髮色如栗子,不像姊妹有一頭烏黑秀髮;相較之下,她的髮絲又細、髮量又少,偏又天生自然捲,所有美麗的形容詞和她的一頭亂髮全無交集。
奇特的是,媽媽總習慣讓她留長髮,卻將妹妹剪成標準妹妹頭。妹妹頭髮多,每次綁頭髮總是缺乏耐性;小女孩頭髮少,為了美麗忍耐力十足。媽媽曾在她頭上創造許多美麗辮子,事實上,媽媽本來不會綁頭髮,卻為了女兒學了綁髮的手藝,顧及女兒愛美的心態,還自己研發許多新造型。小女孩從未仔細體會母親心情,在每個綁髮的早晨,總因賴床睡過頭對母親抱怨再三。
小女孩第一次剪去長髮,她什麼都沒說,卻在鏡子中意識到長髮不再,狠狠哭了起來。她不知道為什麼那樣哭泣,沒有大吼大叫,卻是嚎啕大哭,哭到將當天所吃全都吐了出來;沒有顧及形象,任何人安慰都起不了作用,甚至哥哥拿起相機全記錄,她還是繼續抽泣著。
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哭泣,也許,任性的她藉著母親為她綁髮偷偷撒著嬌吧!因為她從來不是懂得撒嬌的人。

髮絲細細在地,散亂的圖形織就一片飄忽的美麗,眼底閃著朦朧水靈,彷彿又見那位小女孩。

恍然。
國小之後,我就沒再為剪頭髮這件事流過眼淚。
我看著眼前頭髮參差不齊、有些慘不忍睹的模樣,慶幸動刀那刻理智尚存,沒豪情將長髮變短髮,為自己留了補救的後路。
我已經剪短我的髮,眼前的我明白陳述這件事實,可仔細低頭瞧瞧,還有許多韌性堅強的分岔偷偷躲在髮間。我明明知道他們存在,卻也只能選擇忽略,第一次體悟出家人要剪去三千煩惱絲的心情,唉,不過是頭髮,我卻為它動刀、動筆又動腦……
月影浮動,小窗映照容顏,於是我隨著月亮的腳步開始莫名的平靜下來。斜對面樓上那盞溫暖的燈光,似乎發現我隔窗照鏡的行為,呵呵偷笑著。窗底模糊的影子如小女孩含淚的瞳孔,那原是一雙多情的眼眶,而今或許已凋零成酸澀的死魚眼。只是那雙溫暖的手依舊,在異鄉自己剪髮的我,忍不住靜靜的哭將起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