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城堡

chateau-de-chenonceau.jpg

巴爾札克在《Le Lys dans la vallée》裏曾寫道:「在這片夢幻般的土地上,每移動一步,都會發現一幅嶄新的圖畫展現在眼前。而畫框就是一條河流或一個平靜的池塘,倒映著城堡、塔樓、公園和噴泉。」這條河就是羅亞爾河,這片土地就是Touraine。
寬闊舒緩的羅亞爾河沿岸,土地豐饒,餵養著一排又一排的葡萄樹,在波爾多的酒風靡世界之前,羅亞爾河的安茹葡萄酒已先一步迷醉英國人的味蕾。莫怪法國王室對這片土地如此厚愛。

在滿溢浪漫的羅亞爾河畔,孤單真是一種罪過;而在充斥歷史痕跡的城堡,一個人還真像在逛鬼屋!

chateau-dusse.jpg

於瑟堡(Château d’Ussé)
地點:位在隆傑城近郊〈雖名之為近郊,可超乎想像的偏僻,當我們詢問是否有學生票時,城堡的賣票小姐狠勁十足的說,沒有學生票,可是千辛萬苦而來難道不進去參觀?門票十一歐,算她狠〉
荒郊野外的神秘最引人遐想,缺乏詩意的我想到《倩女幽魂》式情節,恐怖有餘浪漫不足。可17世紀時,夏爾佩羅(Charles Perrault)卻被這座充滿魔力的城堡啟發,創作了著名的童話故事《睡美人》。哥德式兼具文藝復興風格的建築,任歲月匆匆流逝,靜靜地沉睡在昔濃森林〈le forêt de Chinon〉和安德爾河谷〈la vallée de l’Indre〉的懷抱中,彷彿睡美人等待王子的到來……
美如圖畫的城堡,也有陰暗的角落,城堡右側就是監獄。一個一個的洞口,暗不見天日的深處,令我不寒而慄,誰能在那黑暗深處不喪心病狂?當我們走進唯一可參觀的監獄,我有種小時候逞強進鬼屋的錯覺,整個人毛骨悚然,但身旁的人一副鎮定模樣,我也不好表現自己的膽小,只好學習寧采臣心中默背〈正氣歌〉。

昔濃城〈le château de Chinon〉
地點:位在昔濃火車站大約走路二十分鐘
昔濃位於戰略要地,在羅亞爾河流域擁有著極重要的歷史地位。這兒曾是古羅馬和高盧人的戰場,中世紀時,更是金雀花〈安茹〉王室〈les Plantagenêts〉〈注一〉和菲力普二世的鬥爭地之一。而彷若廢墟的城中尚有一掛毯訴說著聖女貞德〈Jeanne d’Arc〉在此辨識查理七世〈Charles VII〉的神蹟。可惜受過多次戰爭的洗禮,如今只剩斷垣殘壁,令人不勝唏噓!
城堡裡有一座塔樓,據說貞德曾在此虔誠禱告,而在小說家渲染之下,成為王室藏寶秘密基地,引來許多尋寶之人。當我走進這座塔樓時,還堵蕭然只剩厚實石牆頑強頂立,還有一條往下行走的地道。狹小的地道,配合微弱的光線,還有潮濕的味道,讓我的想像力又再次發酵,可惜前有朋友,後有來者,卡在中間的我動彈不得,只好在心底默默禱告「主啊!……」。
來到昔濃,如果你有一點點時間,應該去品酒,這裡的酒是法國貴族酒,對於有酒量的朋友而言這酒仍太濃烈,如果你的酒量不錯卻絕對是超值享受!

chateau-dazay-le-rideau.jpg

阿澤勒希度堡(Château d’Azay-le-Rideau)
地點:位在阿澤勒希度城旁〈從火車站走到市中心大約需要二十分鐘,這座城市感覺很悠閒,有種養老的感覺〉
建於16世紀,建築風格是文藝復興初期完整的藝術典範,堡內收藏品更有許多文藝復興時期的家具及作品。城堡小巧玲瓏,彷彿靜止的河流如鏡倒映城堡的典雅高貴。植物公園環繞著這片寧靜的水,以及水之中的阿澤勒希度堡,若不是因為人聲,在寂靜之中,我會以為這是個藍色的美麗夢境。也許就是這種典雅柔美的氣質,才會讓這座小宮殿成為法國王室所愛,路易十三、十四父子都曾在此住過。
城堡裡面有幾幅畫作,掛在壁爐上最大那幅畫,本以為是哪個國王的肖像畫,誰知竟是路易十四皇家馬廄的總管畫像,這位總管的地位想必非常崇高吧!另外,城堡的一樓設置一個現代化場景展示,在這古典之中顯得有點奇妙,不過那空間還真讓人心嚮往之!只需要一個小時就完全逛完的城堡,不妨找家咖啡館喝杯咖啡,享受小鎮的悠閒,啊~這是台北沒有的生活啊!

雪儂梭堡(Château de Chenonceau)
地點:位在雪濃梭鎮旁〈從這小站走路不到五分鐘就到入口,只是從入口走到城堡還得再走五分鐘〉
如果說香波堡是國王城堡,那麼雪儂梭堡就是著名的「堡中之后」。這座城堡從十六世紀以來經過數位女性貴族的修建,使它充滿文藝優雅的氣氛,特別是跨越羅亞爾河支流雪河〈le cher〉的水上建築,以及分屬亨利二世皇后凱瑟琳〈Catherine de Medici〉與情婦黛安娜〈Diane de Poitiers〉那兩座花團錦簇的庭園,以及花園之後的森林,更為雪儂梭堡主人的愛情故事增添許多想像。堡中的房間和花園可以窺見這兩位情敵的品味,雖然女人的戰爭轟轟烈烈,但對他們而言,也許這裡是短暫遠離政治宗教是非,只剩下愛情歡樂的小小淨土吧!
歷任女主人的巧思佈置出法國王室的奢華古典,連續圓拱支撐的義大利式長廊,豪華精緻的臥房、沙龍、禮拜堂,尤其是寬大的地下廚房,將王室的尊貴享受具體呈現。據說,凱瑟琳時代,曾在大屠殺後,王室來到這裡舉行一場又一場盛大的宴會。我很難想像這樣的場景,也許對他們而言那是對勝利的慶祝,但宗教戰爭和宗教革命所做的一切,對後代的我而言實在是太殘忍。

也許是城堡背後有太沉重的歷史,像是CHINON的英法百年戰爭,像是CHENONCEAU的宗教大屠殺〈雖然並非發生在城堡之中〉,都讓我在走訪城堡的過程感到沉重不堪,更何況有些地方我還有逛鬼屋的錯覺……
〈哈哈哈,我果然不適合介紹城堡,看完我的文章大概沒有人想來城堡玩了,哈哈哈〉
注一:所謂金雀花王室,便是法國歷史上著名的公屬國「安茹」的國王享利伯爵。他喜歡在頭盔上插一枝金雀花,人們因此稱他為金雀花享利。這位爵爺風流倜儻,曾使法王路易七世的王后投入他的懷抱,更因此次改嫁,享利的領地增加了阿基坦公國,造成其統轄之處竟比王室領地大五倍。之後,享利繼承英國王位,更建立了身兼英王和法國爵爺的金雀花王朝,王朝就這樣成為法王統一法蘭西的最大障礙。雖然如此,他開放酒令、鼓勵葡萄酒貿易,卻奠定了法國葡萄酒的世界地位,到昔濃去瞧瞧便可知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