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 fait chaud en France, mais il pleut à verse à Taiwan

聽說,台北正在暴雨,超出梅雨季節的預算,風驟雨疏、雨驟風疏,日日夜夜、夜夜日日,西瓜在田裡流出紅色的眼淚。

夜晚,我在法國TOURS的窗前,星星好多、好多星星,可悶熱難耐、難耐悶熱,在中暑的邊緣拚命的把頭伸出窗戶,然後又縮回房間,整個人平貼在地板瓷磚,想起André Malraux與冒險家是否為謊言癖的論調,天花板為何開始跳舞呢?

十天之後,如果台北仍在下雨,世界盃足球賽還是大家談論的重點,或者還有更麻辣的八卦,農民只能在這現實殘酷的人生,用堅忍的毅力抹去不斷流出的眼淚,想辦法繼續生活下去。

十天之後,如果天氣持續悶熱下去,我可能因為天氣太熱而在路邊嘔吐,也許我該去買台電風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