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的男人

六月二十四日〈或者該說六月二十五日〉凌晨三點半左右,一個高挑穿著短褲的男人,趁著夜色深重,走到我家屋頂跳踢踏舞。他一開始跳舞,即使雨聲淅瀝,家裏仍響著乒乒乓乓的巨大聲響,聽來彷佛樓上正在施工,而且工程浩大。鬧鐘未響,我迫切渴望繼續和周公談論禮樂,卻已難如願。

那個男人突然「碰」地一聲躍入我的小陽台,他所製造出的聲響和他做的事情,看來不搭配,事實上,那聲響完全驚醒了我。我睜開眼睛從對著陽台的小門玻璃格裏悄悄觀察那人影,他中等身材,應該是到處都有的極普通的年輕男人。他的身材算高,穿著短褲,因為夜色看不出什麼顏色,他站在我客廳那敞開的大窗前,默默地移動我當天才剛收到朋友送我的盆花。

下雨天裏那個穿短褲的男人,像一塊吸了水分不由自主膨脹的海綿。膨脹的海綿頓時失去輕盈的品格,在世界的屋頂尋找不屬於自己的寶藏,而在六月最終的雨天夜晚無目的地探訪,不小心跑進我家裡。

但實際上,那是個年輕男子,不是一塊膨脹的海綿正在尋寶。當他的人影繼續在窗前輕輕移動,我發現,他只是一個闖空門的陌生人。光線暗淡的室內,因我起身開燈頓時大放光明,這時他的人影忽然一愣,可惜室外的黑暗反而使我無法看清他的表情。我大叫一聲〈註一〉,他已反身往窗子對面牆跑去,蹬著面對臥室的窗台再度向屋頂爬去。

他躍上屋頂,我立即下床,走到窗口。也許我該多呆幾秒鐘,慢點去關窗也可以:畢竟我一個人在家,如果兩人單挑實在缺乏勝算。但那時我的心情只想到客廳探查。所以我立即從這臥室的床上挪動身子。他躲在屋頂的某個角落,繼續窺伺著。雨一直下著。從午夜開始一直不停地下著雨。我站在窗邊,把移開的花盆移回原來的位置,關上窗戶,凝神注視著窗外屋頂,直到一道人影閃過,我判斷他已離開,才鬆了一口氣。

然後,我在小桌子上,喝著剛沖泡、特濃的咖啡。清晨四點就喝咖啡有點過早。我平常並不在這麼早的時間喝咖啡。但那一天,我喝什麼東西都有理由,更何況只是一杯特濃咖啡。

註一:當時我以為自己努力扯開喉嚨發出的聲音是法文,結果後來才知道自己竟然用日文大叫「是誰?」,真是傷腦筋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