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錯時光的邂逅─阿姆斯特丹博物館篇

musee.jpg

到荷蘭你會想到什麼?是遍野的鬱金香?還是聳立河岸的風車?雖然在行程中還是裝入這兩樣重要的地標,可至今仍深深留在腦海裏的卻是梵谷〈Van Gogh〉,是林布蘭〈Rembrandt〉,是我鍾愛的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
如果說紅燈區代表阿姆斯特丹的感官香豔,那麼四十多家的博物館就是阿姆斯特丹的精神風骨。尤其在看完梵谷色彩鮮明的畫作,再遊走阿姆斯特丹,似乎更能體會這座城市的寬容,在文藝與激情之間的兼容並蓄。

◎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 Amsterdam)
本是國家畫廊的國家博物館,原本設立在海牙,後於西元1808年遷移到阿姆斯特丹,西元1885年再將荷蘭歷史與藝術博物館和國家畫廊結合,就成了今日所見的國家博物館。
這座建築與中央車站出自同一設計師─奎伯斯〈Guyrers〉之手,是一座富有濃厚哥德式的紅磚建築。參觀門票10歐,比羅浮宮還貴,本以為它佔地之大必定館藏豐富,誰知道竟碰上整修期間,頓時覺得花錢花得很空虛,朋友還說,真該請他們去看看故宮,瞭解一下什麼叫做國家博物館!幸好還有鎮館之寶─林布蘭〈Rembrandt〉的「夜巡」 〈Night Watch〉,這幅影響林布蘭後半生的作品,才不致過度失望。
今年〈2006年〉恰巧是林布蘭四百年紀念,整個阿姆斯特丹到處可見響應的廣告或活動預告,除了林布蘭之家〈The Rembrandt house〉收藏林布蘭的手稿之外,他的許多大作都珍藏於國家博物館中。在當時還沒有人懂得玩光與影的遊戲,林布蘭就已開始運用準確細膩的筆法呈現戲劇性的光暗,使得他聲名大噪。根據WEI的說解,「夜巡」這幅畫是林布蘭應國王之邀而作,畫中兩位主角人物是整幅畫的發光體〈WEI說,他的畫裡一定會有一個發光體〉,彷彿舞臺燈光正好投射在他們身上,整幅畫充滿動態,再加上林布蘭所用的油彩色調豐富,使得作品內容更具戲劇效果。可惜,國王看到這幅畫卻不甚滿意,雖然國王衣著華麗卻不是站在最中間的位置;論起發光體,左下角還有一個發亮的少女;而且還將國王畫得比旁邊的人矮……總之就是不得國王歡心,再加上當時大家喜愛優雅鮮明的精細宮廷畫風,林布蘭卻沒有為此改變自己的畫風,於是從此生意清淡,最後死於「貧窮」。
和林布蘭時代相近的另一位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是我極為喜愛的畫家,他對色彩、光影以及畫面布局非常講究,據說他的每幅畫都是經過一再的修改後才定稿,可細膩程度卻又不露斧鑿的痕跡。多看幾服他的作品,便會發現他的畫作有些共同素材:背景通常是牆壁,牆上掛著圖畫或地圖;光線一定是來自左邊的窗戶,窗戶玻璃的細節都很注重;光影統一、筆法細膩之外,最特別的是他作品的氣氛,是種寧靜,是種澄澈透明,彷如戲劇場景或是電影畫面的停格,反而更引人入勝。他死後只留下35幅畫作,有許多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像是我天天逛超市都可在雀巢食品上看到的「倒牛奶的女僕」〈Milkmaid〉;還有充滿故事性而被改編成小說和電影的「戴珍珠耳環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不過國家博物館裡沒有這幅畫〉;「台夫特街景」〈Street in Delft〉以紅磚砌成的房屋,呈現古老街景,彷彿可以透過畫聞到當時的荷蘭空氣,親眼見到市井小民的生活;「讀信的藍衣女人」〈Woman in Blue Reading Letter〉則是以深淺不一的藍白對比,營造詩意的畫面;至於「情書」〈Love Letter〉一畫更是敘事性強烈,彈琴的少女和拿信的女僕忍不住讓人產生浪漫聯想。
當然國家博物館裡還有哈爾斯〈Frans Hals〉以及不錯的珍藏品,雖然整修期間作品有限,還是花了三個小時才逛完博物館呢!

◎梵谷美術館
提起梵谷〈Van Gogh〉,不得不讓人想起他戲劇性起伏,甚至可以稱為悲劇的一生。我有好長一段時間瘋狂喜愛他,他強烈個人色彩的筆觸以及豐富的色彩,細膩地將他的心情真實表現在畫作上,特別吸引我。
八月,我才剛和阿朱、阿妃探訪他最後生活的Auvers小鎮,看著他在畫作下吐露的心情,我始終相信他有一顆溫暖的心,可惜他靈魂為此所苦卻找不到出路。看到他的真跡,想到他的人,腦中兩種影像因此重疊,產生一種想像與真實的奇妙感受,內心有股騷動,發熱到喉頭。
我無法介紹他的畫,因為你一定親眼看到他的作品,你才會明白為何他會如此受到後人的喜愛和讚賞。這個博物館裡有兩百多幅他的畫作,手稿區正在整修,一樓還有影響他風格的一些作品,喜愛梵谷的人絕對不能錯過!不過門票10歐,一點都不便宜呢!

◎安妮之家
安妮之家〈Anne Frank Huis〉位在王子運河〈Prinsenegracht〉之畔,就是安妮日記的真實場景。
來到這裡,心情非常肅穆,或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對猶太人的屠殺太過殘忍,或許是對生命的尊重,我很難以玩笑的心情進入這個地方。十點多來到這早已大排長龍,房子不大,人潮慢慢前進。當我進入密室,覺得這樣的空間住八個人確實狹窄,只是不知當初是如何隱藏,總覺得還有窗戶,可能會有燈光,一切不如我想像中隱密。
當我在安妮之家落淚,並不只是因為安妮一家人,是因為殘忍。戰爭已經夠殘忍,無謂的殘殺更殘忍,我實在不忍心看到那白晃晃的人堆積成山,個個骨瘦如柴,人為何如此不寬容呢?
時至今日,還有所謂的新納粹存在,CHI告訴我她到布拉格時,在猶太人的亂葬崗附近酒吧,幾個德國人舉杯慶祝他們祖先殺得好,捷克的侍者臉色都變了還得為他們送上啤酒。屠殺怎麼會讓人如此開心呢?人心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不管種族、宗教,神不是教我們愛人如己嗎?為何我們卻反而製造殺戮?也許上帝安排讓我來到這,就是要我學習,學習寬容,放下許多個人的執著,學習愛的真諦……
7.5歐讓我學習寬容與愛,非常值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