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魘

近日怪夢連連,朋友說我壓力太大,哈,確實如此。最近常常整節課發呆,頂多對著老師傻笑,內心獨白是:我聽不懂,聽不懂,聽不懂啦~~~~~~~

謀殺案。
我,也許是謀殺者,可能是被害人,或者是目擊者。

妹妹向疼愛自己的姊姊要求:
「姊,如果你愛我的話,可不可以把你的臉給我?」
「親愛的妹妹,姊姊可以給你很多東西,但是,臉是無法給的。」
姊姊摸摸妹妹的頭,笑著對妹妹說。
姊姊微笑時,整張臉都明亮起來,像是天使,溫暖又美麗。
「姊,那假若可以給的話,你願不願意給嘛?」
熬不過妹妹的執拗,姊姊最終還是答應妹妹不算合理的要求。
妹妹因此開心的笑了,姊姊也寵溺的笑了。
沒有風的夜晚,明月忽隱忽現。
姊姊在睡眠中莫名死去,妹妹落下如珍珠般的眼淚。
隔天早上,致哀的親朋好友大批湧入,
大門打開,一張和姊姊一模一樣的面孔,
甜甜微笑著。

晴天的院子。
我坐在一個小小院子裡,它並不是那麼大,但各個季節交替開花的樹木讓他看起來像森林一樣。
不是一屁股坐下或毫不在意的躺在草地上,而是規規矩矩地鋪好坐墊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
「老是這麼坐著,妳不嫌無聊嗎?」
感覺有人這樣問著我,像是爸爸,又像某人。
我坐著,望望頭上湛藍的天空,和不可逼視的陽光。
偶爾低下頭看看身旁的阿勃勒和紫陽花,心底有種難言的舒適感。
可當我再次抬頭,不管雲的位置、陽光的明暗或天空的顏色卻已悄然變換。
世界就這樣一點一點地變化,悄然,無聲無息……
就是這種感覺,心情瞬間變化,
時間它飛逝而去,令人害怕。

身處其中,景色竟然從未改變,使得我連自己的大小也忘了。
晴天,我就是院子的一處風景。
家人來去經過,但是誰也沒有驚動我。
似乎有人來到我面前,我笑起來,他也笑了。
這時候,我覺得彷彿置身沒有牆壁的世界中,時間的流逝也與我毫不相干,只剩下微笑,和微笑的我們。
只除了一點點孤獨,在失去時空的界限中。

雖然人生充滿了冒險,但是,為了愛就什麼也不怕了!不管如何,繼續努力下去吧!AZA AZA FIGHTIN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