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不忘鈴鐺聲

小余總是把小魚吊飾掛在手機上,隨身攜帶。

那個小魚吊飾是還未與他相戀之時,我在無意間送他的。

他和我並不在同一個學校,我們相識於高一時的社團交流。那時,我們倆都是樂隊團員,彼此對音樂都有種莫名的熱愛,所以在那活動中玩得非常開心,結束後還一起前往捷運車站。我們倆在月臺上笑著握手告別,那時,我突然想起校服口袋裏放著一個小魚吊飾,是昨天從姊姊那裡要來的,忍不住說:

「小余,這個送給你,當作紀念。」說著把吊飾遞給他。

「這是什麼?」他笑著問,小心翼翼地將吊飾放在手心,細細觀看,「哦,是小魚呢!謝謝妳,我會好好珍惜的。」然後拿出手機將它掛上,吊飾上的小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在心底盪起回音。

也許,這就是愛情的魔力吧。在那一瞬間,這舉止讓我對他好感倍增。

就這樣,小魚吊飾連接起我們的心。活動結束後我們雖不再相見,但小魚吊飾卻讓彼此相互牽掛著。每當小魚吊飾的鈴聲響起,他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我,還有社團交流時和我共同度過的光陰,而我也同樣思念著彼端的小魚吊飾,還有和吊飾在一起的那個人。

就在活動結束後的一個星期六,我接到他的電話,然後,我們開始了一段美好單純的戀情。

那之後大約三年間,小余換過手機卻從未換過手機上的吊飾,小魚吊飾伴隨我們度過每個晝夜,經歷許多事件:初吻,大吵,玩音樂的時光,一起去看的每部電影,所有的歡笑與淚水……那些共有著我們二人世界的全部時間。

小余把手機當記事本用,每次要查閱日誌就會拿出來,手中便會響起一串清脆的鈴聲。叮鈴鈴,縈繞耳邊,來自我所摯愛的人。

雖然如此,心底常有種陌生的感覺,尤其是鈴聲響起時。這非常不可思議,有時候,即使目不轉睛地看著小余,總有他不在那裏的幻覺;當他沉睡時,看不到胸線起伏的我,也會忍不住把耳朵貼在他的心臟上傾聽,直到穩定的律動讓我安心。凝望他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常使我捨不得移開視線,可是如陽光般過於明亮,也使得他身上總帶著某種透明感,彷彿隨時會消失。

只可惜當初的我,並不明白這是一種預感,否則我會用盡全身的力量去阻止一切的發生。

為了救一個跌倒在路上的小女孩,他竟然拋棄了我。

失去戀人的痛苦,是我二十年人生中第一次品嘗,而這種痛苦讓我覺得自己的生命似乎也將隨之終止,心緒浮浮沉沉,神情恍恍惚惚,整個人無所適從。從他去世的那個夜晚開始,我的心就漂流到另一個空間。我不知道該用什麼眼光看待這個世界。

或許這未必是我人生最後一次戀愛,然而我們畢竟太年輕,而且,我是那個深深記憶著兩人之間故事、唯一見證這段愛情的人。如果我們從未相戀,許多事情會顯得輕盈許多,可是在人與人深入交往的過程中,事情早已產生變化,一切會慢慢顯現出它沉重的一面。我們就在品味這種沉重當中,慢慢修築出三年共同的時光,是的,不單單屬於我,也不僅僅屬於他,我們的三年時間;不只是快樂,還有悲傷與憤怒,所有關於我們的故事。

即使至今,我仍想大聲吶喊,對蒼天抗議:
上帝啊!我是如此深愛著小余,為何你要從我手中搶走他呢?

小余死後的半年裏,每天早晨我都會坐在大安森林公園裡的表演台,喝杯隨身攜帶的熱茶。因為失眠,我開始在清晨到公園運動。

晚上的睡眠讓我恐懼,而甦醒時的失落更讓我難以承受。我總是不斷夢見小余,在夢境中與他相遇,因為知道現實中再也沒有見到他的可能,因此,儘管意識已逐漸清醒,我還是努力不讓自己醒來,輾轉反側,寤寐思之。可不管世界如何變化,陽光仍然準時報到,而我,被拋棄在這被遺忘、孤寂的凌晨,睜著雙眼、蒼白喘息著看著窗外漸漸亮起來。無法安眠導致的疲倦,以及在天色未亮前的漫長等待,使我恐懼不安,於是我決定開始運動,讓身體的活動分散心靈的雜思,而晨間運動正適合失眠的我。

新年一到,我正好開始實施我的晨跑計畫。跑到大安森林公園,做個當初我們偶爾一起做的氣功有氧,然後稍做休息,再折返回家,回家的路上順便幫家裡買早餐,然後,盥洗並將毛巾和衣物洗乾淨晾起來。倘若時間允許,我會在上課之前小睡片刻。每天就重複著這樣的生活。晚上,更盡量不讓自己獨處,不是和朋友去玩,就是賴著姊姊一起看影片,將時間盡可能的填滿,不讓自己在空閒中胡思亂想。然而,不管我多麼努力,一切都徒勞無功。

雖然勉強自己去做,卻沒有一件事是我真正想做的。我只要見到小余,也只想見到他。可這是一種絕望的想望,我必須告訴自己假裝久了便會習慣,所以堅持著讓自己活動身體、活動大腦,設法讓自己相信,就這樣堅持到底,一定能在某個時刻發現出口。在日子流逝中,我每天都在煎熬中自我催眠:
「沒關係,一切都會撐過去,這樣的日子總會有盡頭。」

大安森林公園,非常靠近我和小余就讀的學校。從我家出發,跑到那裏大概需要十五分鐘。我很喜歡那裏,考上大學後,小余就搬到靠近大安森林公園的新生南路上,我們總是約在公園的表演台見面,所以,即使他已經不在我身邊我還是喜歡那裏。

清晨的公園裡沒有人影,在冷風包圍中,我慢慢喝著水壺裏的熱茶,神色迷離的休息著。從表演台上讓視線延伸到遠方的天際,街市的景物籠罩在黎明時分的白色晨霧中,迷迷濛濛,還帶著凜冽寒意。在這刺骨的冷空氣中,我以為小余就在身旁。

就這樣跑了一個月,二月六日那天早晨,跑到公園裡,我像往常一樣,坐在臺上呆呆地望著薄霧輕覆的城市。寒冷的北風撲面而來,剛流的汗水似乎瞬間冰凍,讓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月亮還掛在半空,更添冰冷氣息,連呼出的氣息都是白色的。我將茶水倒在水壺蓋子輕輕啜了一口,就在這時,突然有個輕快的聲音響起:「茉莉花茶吧!我也要喝!」熟悉的語調把我嚇了一大跳,嚇得我把整壺茶都打翻在地,只剩下手上這杯剛剛我喝了一口、還冒著熱氣的茶水。

我滿懷期待地轉過身,只見一個男孩笑眯眯地站在那裏。他看起來大概只有十六歲,一雙明澈的大眼睛,笑起來右邊有個淡淡的酒窩,穿了一件單薄的藍色襯衫,一派輕鬆自在,似乎沒有絲毫冷意。

他笑著對我說:「好可惜啊,妳最愛喝的茉莉花茶就這樣打翻了!」他的嗓音略低,有種熟悉的韻律。

我跳下表演台,將水壺拾起,看著坐上我剛剛位置的他,舉起蓋子,喝了一口。

「啊,果然是我最喜歡的口味。」然後以著滿足的神情望著我。

我們就這樣對望著,心底湧起一股熟悉的暖流,藍襯衫的衣領在風中飄搖,眼前的影像和我心底的身影融合為一, 叮鈴鈴的聲音響起,不知不覺我竟然淚流滿面。

是你吧?小余。我想說話,有好多話要告訴你;我想伸出手,用力的抱緊你。可是,我卻無力動彈,只任淚水迷濛我的雙眼,看著你對我綻放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

「還是這麼愛哭啊!真是傷腦筋呢!」你歪著臉看著我,就像每次我看電影哭泣時一樣,有點不知所措。

第一道曙光灑落,照在他身上,變得有點模糊。

小余,不要,不要消失,不要離開我。拜託你,不要丟下我……喉嚨卻哽咽無法發聲,看著你逐漸在陽光中越來越透明。

「bye bye!」笑著擺了擺手,叮鈴鈴,小魚吊飾的鈴鐺聲清脆響著。你帶著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在陽光燦爛中漸漸消失。
小余……

後來我才發現,那天其實是小余的生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