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地鐵V.S坐捷運

metro.jpg

METRO,在巴黎,是地鐵;在台北,是捷運。

巴黎的地鐵已有一百年的歷史,台北的捷運才通車十年。
因此,巴黎地鐵燈光曖昧、氣味獨特、色彩飛舞;台北捷運則窗明几淨、氣味清爽、一塵不染。〈這中間有許多因想像和回憶而造成的錯覺,哈~〉

在文化之都,巴黎地鐵自然而然藝術化;在資訊之城,台北捷運不由自主便科技化。
……
但是,坐地鐵和坐捷運有何不同呢?

天天坐著地鐵通學的我,雖不能稱為地鐵達人〈稱為這個也沒什麼好驕傲的^^”〉,總也會搭出些心得,至少懂得欣賞每天發生的小事件。

事件一─逃票專家
為何要逃票呢?理由很多,最主要是為了省錢,畢竟大都市的窮人再多,應該也沒巴黎多。〈此是後話,事件二再說〉
巴黎地鐵的入口沒有穿著制服死瞪著你的監控人員,雖然售票口就在附近,就算你逃了票,售票人員也沒那閒功夫跑出來逼你買票。而入口的自動護欄非常矮小,以我三腳貓功夫,我猜自己也可跳過去,更何況有心逃票的人。
不過,我最討厭的就是緊貼著他人通過驗票口的逃票。他們可是眼光銳利,瞬間挑好體積上容易擠過去的對象,法國人比較寬容,不容易將內心的厭惡展現,我對於那種突然貼到我身後的人非常厭惡,有幾次壞心的將門關上,硬是不讓他過,雖然被瞪的時候心跳快了好幾拍,還好目前沒人對我撂狠話,不然我一定會很識時務的當俊傑。

事件二─行乞遊民
巴黎的流浪漢為什麼這麼多呢?因為經濟不景氣,失業率年年升高,沒有工作的人只好找個好位置,擺起乞討的營生。
地鐵車廂,非尖峰時刻〈尖峰時刻要做這營生,實在太困難了〉,常常會聽到發表自己可憐處境的演說,然後逐個向人乞討,從一個車廂到另一個車廂。
某次和朋友一起搭地鐵,中途我們換到了六號線,坐了幾站後又有人開始行討,其實這種情形到處可見、習以為常,本無啥好說,但當天我們進車廂時人很少,不覺留意和我們一起進站的人,想不到換線後再見到他們,他們已經開始乞討的營生,那種感覺還蠻奇妙的。
這一年來,全球不景氣也流行到台北,我回去時,該不會這營生也在捷運裡流行起來吧?

事件三─地鐵音樂家
拉小提琴、大提琴、手風琴、彈吉他、豎琴、唱民謠、吹黑管、薩克斯風……這些都是巴黎地鐵裡司空愛見慣的畫面,也是巴黎美妙的風景之一。在每天奔波的巴黎人眼中,幾乎忽略了他的美好。
可也有這樣的經驗,假日的地鐵車廂,雖不至人滿為患,可也有許多站著的人,每個人都有如雕像般,假日並沒有改善他們木訥的表情。此時,擁擠的車廂突然進來一個老先生,帶著他的音箱和薩克斯風,輕輕地演奏起〈The way we were〉,古老優美的旋律輕輕觸動人們的情感,許多人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化。老先生的身上聚集越來越多的眼光,音樂形成一個電影場景,大家似乎都忘記了列車已進站,忘記了自己趕赴的約會,完全地沉醉在優雅的樂聲中。那短短幾分鐘,我看到許多人眼中含著淚光,彷彿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美麗的故事,或許那故事身上還有一點點淡淡的感傷。演奏結束後,聆聽的人群更掏出腰包裡的零錢,放在音箱上的小杯子裡,有人甚至還對老先生說:「謝謝,你喚起我美好的記憶!」
不過,在地鐵裡演奏〈唱〉的人可不是每個都如此專業喔,希望你運氣好,碰到感動你的音樂家!

事件,持續累積,而我,也想聽聽你看到的風景。此外,搭乘14號線,門的反射會讓自己變得格外修長纖細,雖然不是事實,但我還是看得心花怒放!哈~下次我們一起去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