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若打開心內門窗

open-our-mind.jpg

故鄉的歌是一支清遠的笛
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

故鄉的面貌卻是一種模糊的悵惘
彷彿霧裏的揮手別離

離別後
鄉愁是一棵沒有年輪的樹
永不老去
─席慕蓉‧鄉愁

今天,意外聽到這首歌,飄雨的巴黎讓我想念台北。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雖然春天無久長,總會暫時消阮滿腹辛酸,
春光春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五彩的春光。

熟悉的旋律,勾引思念的聲韻,我在這美麗城市想起那缺乏建築特色,卻讓我心心繫念的城市,似乎有點理解那跨出一步即成的鄉愁。巴黎是座夢想之城,古典又現代,既有文化藝術的涵蘊,更具時尚潮流,繽紛得讓人目不暇給。
我喜愛這座城市,更想在這裡學習,可我還是想念遠方小小的城,或許,城市都有共同的浮萍特性,所以我才會對那個建築物特別高,天空特別曖昧不清的城市念念不忘。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個人,
雖然人去樓也空,總會暫時乎阮心頭輕鬆,
所愛的人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心愛彼個人。

我聆聽熟悉音韻,想念他帶來故鄉熟悉的畫面,在一個亞熱帶的城市,我們曾共同在淡水河畔欣賞夕陽。如今,我在冰冷的巴黎學習,塞納河風景不殊,而我暫別了舊日的夥伴,一個人走在河畔,我覺得自己很孤獨。
我想對這旋律傾訴,過去陽明山上的竹子湖,我們曾攜手走過也曾以茶當酒高聲歌過,那兒是生活在台北的人,家喻戶曉的草山,而為什麼接近它的時候很普通,遠離它反而覺得美麗?即使我爬上蒙馬特的高處,仍對此深深納悶。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雖然路頭千里遠,總會暫時乎阮思念想要返,
故鄉故鄉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門,就會看見故鄉的田園。

撩起我心底輕愁的是早上收到的簡訊,媽媽對妹妹說,在我心目中,我的女兒就是最美麗的新娘……像是一陣徐徐微風,輕掀起一個小小的潮,拍打著我所乘的小小船隻。因為晃動,我看不清眼前的風景,一切朦朧成印象派的畫。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雖然前途無希望,總會暫時消阮滿腹怨嘆,
青春美夢今何在?望你永遠在阮心內,
阮若打開心內的窗,就會看見青春的美夢。

耳邊的旋律是如此熟悉,每一音節都像一個故事,一次愛情,而我,立在異鄉的街上,當風和雨飄搖,當輕愁和往事就如微波盪漾,我將靜靜地向前走去,在幾秒中的默默之後,靜靜地走過,在這有著美麗風景的藝術橋。

記憶,是一觸即發、不可思議的存在,此時,窗外仍飄著小雨,我的心緒卻沉靜下來,閉上眼睛,彷彿伸手可及,我的故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