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咒語─讀《陰陽師》有感

「你不知道嗎?博雅,這世上沒有比溫柔話語更有效的咒了。如果對方是女人,應該更有效……」~ 晴明
陰陽師晴明對一個怨靈,以溫柔的語氣說:「聽我說,這琵琶琴聲真美妙啊!」
那怨靈曾是位製作琵琶的樂師,只因死於異鄉、心懷故國而死不瞑目,竊取王室的琵琶每晚彈奏故鄉的音樂。可晴明只用這句話就讓他安眠……
博雅在一旁問他:「剛才那句是咒嗎?」
晴明就說:「你不知道嗎?博雅,這世上沒有比溫柔話語更有效的咒了。如果對方是女人,應該更有效……」

藍想見天空,因為思念。雖然科技發達,兩人天天透過網路聊天,掌握對方最新動態,藍仍然感到深深的寂寞。但思念過了頭,又覺得不相見也好。向來怕束縛的藍,覺得自己在天空的生活裡似乎可有可無,她討厭自己隨時會被取代的想法,反正已經那麽久沒見面了,今天不見,明天當然也可以不見。
話雖如此,每到清晨時刻和黃昏時光,藍便感到一種深沉的痛苦。
暗沉寂靜的夜可任情緒放縱沉淪,明亮紛擾的白畫有繁忙課業暫時麻醉,一天只有兩個曖昧不明的時刻,最讓人不知所措,一個是黃昏時分,太陽將落未落,大腦從急驟的忙碌準備進入休息期;一個是清晨時刻,月光將逝未逝,大腦從安眠的狀態即將邁向活動期,這兩個時候,最容易讓一個人的情緒出現裂縫,任寂寞悲哀等種種感受乘虛而入。
藍常常半夜失眠無法安寢,甚至不知不覺就發起呆來,掉進凝固狀態,怎麽辦呢?她輕輕歎息。如果一隻蝴蝶揮翅便能帶來強大效應,她這輕輕的嘆息會不會也傳遞些什麼呢?其實藍明白天空和她一樣有好多現實的問題必須去面對,也體會彼此的難處,但是比起瞭解彼此生活細節,她更想感受到對方的想念。她滿心所祈求的,也只是這樣,無須太多,只要簡單而完整的一份感情。這也算奢求嗎?
我想念你,你想我嗎?
你好不好?你累不累?
一個人生活是不是好辛苦?

走在冬天微冷的路上,早晨的陽光從葉縫透了過來,一縷一縷的陽光透著黃金般的光輝,忽然,被注視的感覺來自斜前方。藍輕輕抬頭一望,從金黃色的陽光,移向那股燦爛的光,時間,似乎在那一剎那停止流動。
天空來了,就站在她眼前。千山萬水的距離,竟然不知不覺便消失了!愛笑的臉龐依舊掛著熟悉笑容,溫暖的氣息永遠那樣舒服,衣著、儀容,甚至頭上那一撮不服貼的頭髮,也和她記憶中一模一樣。
藍緩緩地走向天空,卻忍不住停在兩步之外,「你,是幻影嗎?」或者她在作夢?
天空向前迎向藍,在她面前低頭凝望著。藍清楚瞧見他臉上的疲憊和黑眼圈,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摸摸他,天空輕輕捉住藍的手貼在他臉頰上。天空臉上的胡渣輕輕紮著藍的手,不會痛,但刺刺地,這真的不是幻覺?
「你為什麽來?」原以為停在心海的問號,竟如此輕易問出口。
「因為,我很想很想見你。」他喑啞地說:「一接到你的信,我就想盡辦法趕來了!」他稍稍停頓,深深看著藍,認真地說著:「對不起!」
藍覺得有點暈眩,是因為陽光太強烈了,或者是夜夜無法安眠?還是因為天空的話語,總覺得整個世界天旋地轉,好像要墜落了!天空緊緊跟上摟住藍,怕她的顛倒跌傷了自己。
「藍。」他輕喚。「藍,藍,藍……」
這是咒語嗎?藍腦袋昏昏沉沉的想著,像是咒語從天空的嘴裡不斷飄出,但卻覺得安心。
藍緊緊地抱住天空,忍不住流著淚,嘴角卻流轉著笑容。「喔,老天,我真是想你。」
「我也是。」天空溫存的嗓音觸上藍的性靈。
藍淡淡地笑了,因為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見到天空之前,她還在不斷說服自己,思念是一回事,思念過了頭又是另一回事,而她也許並不想念他。可那關懷的語氣、溫暖的擁抱所釋放出的溫柔,便將之前所有負面的思維刪除,心甘情願承認自己的思念。
溫柔是咒,解了寂寞的禁棝,化了思念的愁緒;溫柔也是咒,甘心在這柔波裡,忍住更多的寂寞、更濃的思念,直到幸福的到來。

晴明念咒時的溫柔,讓我感動,我想,表面上我是溫柔的女生,但是,我從來不會說溫柔的咒語,也許,我該向晴明多多學習,念一個溫柔的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