姿態

對我而言,最虛幻卻又最吸引人的是一種姿態。

每個人,從生出起,不管有無意識,每一天,都在展現一種姿態,但卻不是每一種姿態都是自己的選擇。

看鴻鴻的《空中花園》那年,穿著睡衣進浴室卻踩到香皂滑倒和穿著制服、拿著早餐上學而意外發生車禍的這兩個女孩,她們的死亡來得如此倉卒,連一點準備的時間都沒有,自然也無法選擇最後告別這世界的姿態。我遺忘電影想表達的意念,只清楚記得自己心底的想法,我到底能否依自己的意願,選擇一個優雅的姿態,告別這世間?

死亡面前,我顯得那樣無能為力,每次經歷,都虛幻得沒有真實感,讓我不自覺的嗜睡,也許,直至如今,我仍希望自己只是作了場大夢。可現實是,我已經永遠失去那個人了!

或者該說,他們只是用一種姿態告別了所有的姿態,成了我們心中的永恆。這姿態,我本以為是生命最後的模樣,但當我遺忘父親在醫院的樣子,而不斷憶起年幼時那高大英俊的父親,我才明白,那姿態是活著的人最美的記憶。

所以,我不想以悲傷的心情懷念馬兆駿,我要以感謝的心,感謝他以美好的音樂,陪伴許多人度過他們的青春。

那個年代,是後來我仍不斷懷念的年代。那時候,大學城民歌仍盛行,是哥哥飛揚青春的年代。當時的我,讀著哥哥介紹的書,聽著哥哥平日所聽的音樂,編織一個又一個對未來美麗的憧憬,而馬兆駿的專輯是哥哥當初所買的卡帶之一。

從歌聲的記憶走來,彷彿走近另一個自己。不是留聲機,也不是CD,而是錄音帶轉動的聲音,留下愛作夢女孩的感動,留下哥哥第一次和我談論學運的體會,和如春花盛放的種種盼望。

我還記得那些美夢,儘管現實來過,悲傷走過,天才的幻夢逝去,發現自己的平庸,甚至如今,唱歌的人也已離去。但是月色依舊溫柔,清風依然和煦,渾厚的嗓音仍在收音機裡吟唱,而我仍走在我的夢土上。

謝謝他的音樂,為我留下美好記憶,以及美好的兄妹情誼。

那年我們十九歲 詞、曲、演唱:馬兆駿

那一段騎機車的往事,享受速度享受著友誼,
享受創作享受共同的未來,生活是如此的自由;
那一段騎機車的往事,隨著週遭一直在改變,
你對未來還要祈求些什麼?將來有天我們會老化。
你還要去承諾些什麼?你知道我們都已長大。
你還要告訴我些什麼?是夢想還是謊言?
那一段騎機車的往事,享受速度享受著友誼,
享受創作享受共同的未來,生活是如此的自由;
那一段騎機車的往事,隨著週遭一直在改變,
你對未來還要祈求些什麼?將來有天我們會老化。
你還要去承諾些什麼?你知道我們都已長大。
你還要告訴我些什麼?是夢想還是謊言?
渡過高山和海洋,歲月就此流過在眼前,
還記得我們偷偷摸摸學抽煙,那年我們十九歲;
經過風霜和磨練,如今誰也無法再改變,
還記得我們一起許下心願,那年我們十九歲。
隨著時間的變遷,是否應該勇敢的面對?
別再用一些安慰自己的謊言,再次欺騙你自己。
啦~~~啦~~~
還記得那年我們只有十九歲,現在已不再年輕。
啦~~~啦~~~
還記得那年我們只有十九歲,現在已不再年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