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無限觀看的電影卡

carte-illimitee.jpg

無限觀看的電影卡只是一個真實的象徵。 

對於一個熱愛電影的人而言,電影卡只是一個象徵,除去確切的觀看,任何別的要求都沒有。正是在那裡,我們觸到一個導演獨到觀點的心跳。 

在每個人的生活或許都有這樣的時刻,掙脫了熱愛的事物,開始出走。不久前,還和別人興高采烈的討論著,下一刻,就消失在人群中。 事實上,我根本不是一個戲劇界的逃亡者,或者說,我從來沒有進入那個領域,除非在夢中。我也沒能把我的追尋變成逃亡,確切地說,我的每個叛逃卻不斷的轉化成追尋。 

難道沒有一個方法離開這一切嗎?我閉上眼睛,我摀上耳朵,我假裝他並不存在,但他仍像空氣無孔不入,深深埋入我的血脈,於是我說,如果戲劇是生命的食物,請繼續演出,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真誠寫出我的想法是對生命的自我許諾,橫亙在我面前的未來仍在靜默中等待,流在我血液中的種子會不會開出詩人的花朵?我所走過的每一個足跡,足跡之下所遺留的真實會不會因為血淚渲染成美麗圖騰?一切的一切都只能靜靜的等待。 

今年四月之後,沒有寫過戲劇、文學、藝術或音樂相關的主題,我一點兒也不想寫,我在逃跑。只是那幾個月我到底在做些什麼呢?  我幾乎遺忘這空白時段所看的電影了,只記得那些想看卻還沒機會看到的幾部。 

李安改編張愛玲小說的《色,戒》,我總是一天到晚想著,從去年他計畫拍片開始,現在都已經得了威尼斯金獅獎,我還是想著。改編小說作品而能成為一部精采創作,李安是個中翹楚。 

熊澤尚人的《電影情人夢》,愛情和夢想,是人生兩大美夢,但以彩虹為喻,似乎也暗指著美好事物的曇花一現,青春如此,愛情如此,夢想也是吧!喜歡岩井俊二,喜歡蒼井優,於是念念不忘這片子。

 MIKA的《惡女花魁》,回台度假前恰巧去看了她在日本的小個展,豐美的視覺效果彷彿將人捲入色彩斑斕的漩渦,令人印象深刻;而因阿襄推薦而聽到椎名林檎的「賭博」更讓我耳朵驚艷,可惜至今還沒機會看到,人啊,越是看不到的東西越想看啊! 

林愛華的《安娜與安娜》讓我忍不住想起《雙面維諾妮卡》和《雙面情人》,到底是時空錯置,還是選擇造成人生不同呢? 三原光尋的《村之寫真集》完全是討我歡喜的劇情,就算自己會在電影院大哭也無法捨棄的片子。

還有市川崑的《犬神家一族》、雅彥的《守靈夜狂想曲》和木村拓哉演出的《HERO》,我都想看。只是,即使身在電影如此活躍的巴黎,也不見得電影院會為我安排這些節目。 

不論如何,我在九月花了一筆錢,辦理了一年無限觀看的電影卡,不管電影院播放何種類型的片子,或者我多想從影像的世界裡逃跑,我都會盡量努力的去電影院看電影。 

然後,也許寫出一些有的沒的、過度私人的觀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