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電影院 Chacun son cinema

chacun-son-cinema.jpg

這是透過電影說話的三分鐘小詩。

浮光掠影中,有人穿過晃動的畫面,遞給我意象,遞給我一個迥異的世界,彷彿一望無盡的大海就在眼前。而我走在這片沙灘上,總是數不清前人留下的腳印,我偏食的意識啊,努力跨越眼睛的界線,凝望更深層的畫面,可畢竟太難。

如果每個導演有各自的風格和記憶,我自然也有我的喜好,即使想以科學方式修正,依舊充滿非理性式的個人偏愛。 

安哲和溫德斯,一直是我喜愛的導演,雖然此次作品並無突出之處,仍深得我心,一定得記下他們的小片段。

Theodoros Angelopoulos : Trois Minutes

鏡頭隨著Jeanne Moreau沿著階梯而上,穿越放著海報、佈置如《霧中風景》的展覽區〈或《鸛鳥踟躕》?總之安哲愛黃色雨衣〉,進入電影院,然後面對著坐在遠處的他,Jeanne Moreau開始獨白,像是《永遠的一天》如詩般的獨白,「越過你的臉龐,我看到的更加純淨,更加深刻。這讓我沉思。」低語著「那一瞬間,我意識到我是多麼的愛你」這般強烈的表白,突然「三分鐘了,停止」結束一切。
安哲用三分鐘向電影致敬,同時透過演員之口表達了自己對電影的情感,可惜觀影經驗不足的我,總覺得未能理解他所想表達的意境。

Wim Wenders : War in Peace

畫面從夕陽西下的河邊〈或海邊?〉開始,太陽紅如火焰,經歷了長久戰爭的這片土地,終於得到短暫的和平〈因為真不知道和平會持續多久〉。廣場上,人們來去,小孩子露出小肚子玩耍,塵土飛揚中有一間Cine-Video。門口擺放著放映片名的立板,大人小孩擠在這房間內看著小電視播放的電影。電影不斷發出槍聲,看電影的孩子們也隨之睜大眼睛,然後有個小朋友拉著哥哥出了放映室,鏡頭也隨他們來到門外。夕陽顯得更紅了,小孩子們在這夕陽下狀似開心的玩耍。
溫德斯的電影讓我不忍,此刻的和平能不能持續到永遠?我們能否不再製造恐怖的戰爭?到底我們要留給孩子們什麼樣的世界呢?或許在溫德斯心中,和平才有電影的存在。 

人各有所好,在這三十幾個短片中,我個人較偏愛的作品如下:

Takeshi Kitano : One Fine Day

晴朗的日子,天空和田野的顏色相映成趣,一個男子騎著腳踏車來到戲院門口,買了張全票進了電影院。影片播放者是北野武本人,播放的內容是他自己的《Kids Return》,電影才開始,機器就壞了,好不容易修好,影片卻又燒了起來,等到終於可以放映,我們看到影片中有兩個騎腳踏車的男孩,前面那個對後面那個說:「你不覺得我們已經結束了嗎?」後面那個人回應:「你白痴啊,我們還沒開始呢!」彷彿透過影片形容眼前這看電影的人,而他大概只看了三分鐘的電影吧!最後,出了電影院,男人在夕陽餘暉中走回來時路,可他的腳踏車呢?
這真是節奏輕快的三分鐘,畫面美麗,音樂動人,雖無出人意表的創意,但我真是看得暢快不已。

Ming-liang Tsai : It’s a Dream

老歌《是夢是真》搭配著老戲院,和蔡明亮自己的旁白,訴說著一個夢境。在夢中,年輕的父親半夜叫醒年幼的自己,和如今已年老的母親,在電影院一起吃榴槤。然後他談起小時候奶奶帶他去看戲時總會買一串梨來吃的往事,在電影院,她吃了幾口梨,然後傳給後座男子一塊吃。最後又化成全家人〈包括奶奶的照片〉在大戲院中看電影。幾個時空的交錯,彷似要問問記憶中的電影院,這到底是夢是真;或許也問問走在這條夢想之路的自己,心情到底是悲是喜。
是夢是真,讓這三分鐘成為抒情小品,而對我這看電影的人而言,電影大概就是一個如電幻泡影卻又最真實的世界了!

Hsiao-hsien Hou : The Electric Princess House

長鏡頭從「電姬院」上方的看板《養鴨人家》、《秋水伊人》、《愛染桂》,帶到戲院門口來去的人潮和賣東西的小販身上,輕易地將人們帶回侯導的童年時光。有錢人家的少爺小姐來到戲院門口,張震和舒淇飾演的軍人家庭也來到電影院,他們決定要看《養鴨人家》,興高采烈地撕票準備進場,然後簾幕掀開,彷彿時間錯置,方才還門庭若市的電影院,此刻呈現的卻是破敗荒涼的模樣,只剩下Robert Bresson的《Mouchette》在斑白的螢幕上,隨著音樂和碰碰車的聲響,細訴時間流逝中,最好的時光是記憶裡的畫面。

長鏡頭,蒙太奇,時間的流逝,再加上六七零年代的台灣風貌,這就是我印象中侯導的作品,自然簡單,就算沒有新花樣,我還是很喜歡。

Roman Polanski : Cinéma Erotique

偌大的電影院,一對夫妻正在觀賞一部情色電影,電影院後方卻有一個男人不斷發生呻吟聲,彷彿搭配著電影內容進行而發聲。妻子於是要求丈夫去處理這個狀況,丈夫於是去告知服務人員這情形,服務人員於是請戲院經理出面,當經理要求那男子出示票根,並質問他為何不在樓上看他票上的電影,那持續不斷呻吟的男人攤在椅子上回答:「難道你看不出來我從樓上摔下來了嗎?」
真是生動又有意思的小段子,導演運用幽默的手法,將觀眾觀影時的心猿意馬,處理得唯妙唯肖又很可愛。

Claude Lelouch : Cinéma de Boulevard

1935年的《 Top Hat 》中,Fred Astaire深情唱著「Heaven, I’m in heaven, And my heart beats so that I can hardly speak. And I seem to find the happiness I seek, When we’re out together dancing cheek to cheek」,導演的父親也自編歌詞對導演的母親大唱情歌,這氛圍實在太浪漫,之後他們更在電影院播放的美好電影中,度過他們的美妙人生。於是到了最後,導演可以這樣對我們說,他愛電影,一如他的父母。
這真是個美妙的短片,也許偶爾會質疑這一切美好事物,是否只存在電影中?但是面對生命,我還是喜歡帶著這樣歡愉的期許,我愛這小片段,這敘事的三分鐘,實在太動人。 

Walter Salles : A 8,944 km de Cannes

在一個距離坎城8,944公里遠的巴西小鎮有兩個人站在正在放映François Truffaut Les Quatre cents coups》的電影院對面,一個人誤解了這是部色情影片,另一個則說他真是鄕巴佬,連得過坎城影展的作品都不曉得……然後他們藉此談及坎城影展,影展所吸引的人以及有名的一些作品〈我只看清楚溫德斯的《巴黎,德州》,呵呵〉,不過這兩個巴西人根本就沒去過坎城影展,一切只是從網路中得來的消息……最後,畫面照著這淳樸的小鎮,小鎮依舊持續著他們的生活。

他們輕快的打著節拍,將氣氛營造得風趣幽默,捕風捉影的調侃坎城八卦真是讓我看得樂不可支。

Olivier Assayas : Recrudescence

場景是我熟悉的UGC,雖然透過影片處理感覺不同於我平日所見,人物是兩男一女,一個男生抽著煙等在戲院前,一個女生趕赴另一個男生的約會,而那個抽煙的男生卻不斷注意著她。終於他們進了電影院,電影院總是很黑,電影未必是進電影院的理由,當身旁的男生開始對這女生上下其手,他們忘記看電影這件事實,認真親吻起來。而注意他們很久的男子,趁此偷偷來到他們身邊,拿走了女生的包包。當電影結束,女生打電話給自己,男子接起,說了句充滿懸念的「是我」,電影結束。
本以為是扒手故意偷自己心儀對象的皮包,好讓她打電話來,而且這樣的把戲想必不是第一次;但朋友提出電影院也是個捉姦的好場所,這樣的說法讓我覺得這個小短片有趣起來。

Lars von Trier : Occupations

電影開始了,一個男人開始自以為是的說話,對旁邊的絮絮叨叨,談起自己的豐功偉業,嘈雜的干擾身旁的人,還不斷追問著對方的職業。導演乾脆自己表態,冷靜的說完「KILL」就拿起槌子猛敲這多話的人,敲得他腦漿迸裂,眼睛突出。
超暴力血腥,但是看電影的時候,要是碰到旁邊坐著如此不識相的人真的會很火大吧!不過導演感覺神經質了一點,看電影的人千百樣,什麼樣的人都有啊! 

回頭一看,發現自己所喜愛的電影娛樂性都很高,三分鐘要吸引我的注意,情節和節奏還是很重要啊!

有些作品導演風格很明顯〈不過這受到我觀影經驗的侷限〉,有些作品我看不太懂,我盡量依序記下,以表紀念。

Raymond Depardon : Cinéma d’Eté

夏日,某個城市,大家到一露天廣場看電影。一個開場,無太大感受。

Takeshi Kitano : One Fine Day 〈北野武〉

Theodoros Angelopoulos : Trois Minutes 〈安哲羅普洛斯〉

Andrei Konchalovsky : Dans le Noir

馬路上,可口可樂的廣告和費里尼《八又二分之一》的海報並列,售票櫃上貼著一張十五分後回來的紙條。有人想一看再看這部電影,有人則是利用電影院做愛做的事,電影的意義何在呢?

Nanni Moretti : Diaro di uno Spettatore

導演以自言自語的方式陳述他在電影院裡成長的故事,自然地幽默讓我不覺莞爾。

Hsiao-hsien Hou : The Electric Princess House 〈侯導〉

Jean-Pierre Dardenne and Luc Dardenne : Dans l’Obscurité

黑暗中的電影院充滿神奇的力量,甚至可以將完全陌生的兩人在瞬間拉近距離,那親近的片刻讓我動容。

David Lynch: Absurda

一把刀子奇怪的從螢幕中插到電影院中,破碎的夢,陰暗的影像,聲音營造的不安、恐懼,非常David Lynch,但是我覺得像是很偷懶的作品,個人不太喜歡。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 Anna

Le Mepris》的音樂流洩,一個手摸著香菸的盲女,聽電影聽到傷心落淚,終於走出室外抽起香菸。藉著這部片子,是一表贊同高達對電影的觀點嗎?

Zhang Yimou : En Regardant le Film

農村裡每個人對放映人員的到來都感到欣喜若狂,尤其是小男孩更是興奮難耐,可是左等又等,只能看看透過螢幕映照出他們吃飯情景的畫面,等到電影正式開始,小男孩早已在椅子上睡著了。很有張藝謀拍攝農村故事的氛圍。

Amos Gitai : Le Dibbouk de Haifa

呈現兩個時代的電影院爆炸事件,或許要說明殘酷的現實狀態,不過我不是很能理解。

Jane Campion : The Lady Bug 〈珍康萍〉

一個工人到處尋找小蟲,並絞盡腦汁想置她於死地;小蟲的房間像是女演員的換衣間,被營造的登台氣氛所惑,讓自己不幸被踩死。不知道她想表達的意境是什麼,是說她自己被這世界所迷惑而投身電影事業嗎?

Atom Egoyan : Artaud Double Bill

銀幕上有人在偷拍,銀幕下的觀眾也收到朋友在另一院傳來的電影畫面。電影的意義應該超越科技發達這個概念吧!

Aki Kaurismäki : La Fonderie

鑄造廠的工人在休息時間進了電影院,面無表情的電影院售票員和放映員,然後一起看了一部工人離開工廠的電影。

Olivier Assayas : Recrudescence 〈阿薩亞斯〉

Youssef Chahine : 47 Ans Après

第一次到坎城時,作品只被媒體輕輕帶過,經過多年等待,坎城五十週年終於得到紀念大獎的肯定,充滿勵志意味,彷彿在對人說,對電影、對理想的堅持和等待是值得的。

Ming-liang Tsai : It’s a Dream 〈蔡明亮〉

Lars von Trier : Occupations 〈拉斯‧馮‧提爾〉

Raoul Ruiz : Le Don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孩在電影院,分享一段往事或故事,他們給了某族人放映機和收音機當禮物,而那族人給了他們特殊的藥物,莫非是探討電影對民族文化的影響?

Claude Lelouch : Cinéma de Boulevard 〈克勞德雷路許〉

Gus Van Sant : First Kiss

放映電影的清秀男孩,在空無一人的劇院,進入他自己播放的影片裡,與性感女郎在海邊擁吻,難道說電影就像初吻一樣?

Roman Polanski : Cinéma Erotique 〈波蘭斯基〉

Michael Cimino : No Translation Needed

一頭霧水的片段。片名很有意思,劇情很奇怪,雖然有有歌有舞,感覺似乎很HIGH,但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啊!

David Cronenberg : At the Suicide of the Last Jew in the World in the Last Cinema in the World

透過嘈雜的說明和畫面,我們知道世界上最後一個猶太人要在世界上最後一個電影院自殺,他們談論著,畫面播放著,分外顯現現實的冷漠無情,頗有無奈自嘲的意味。

Wong Kar Wai : I Travelled 9000 km To Give It To You

大紅色的椅背,半張難以分辨是誰的臉,曖昧的光影明滅閃爍,無聲卻顯得激情的探索糾纏,以及獨白和字幕串成的懷舊氛圍,很王家衛風格。

Abbas Kiarostami : Where is my Romeo? 〈阿巴斯〉

殉情記》裡的茱麗葉與羅密歐正在生離死別,看電影的女性們也都為之動容流下感傷的眼淚,充滿愛情感動的三分鐘。除了Georges Delerue的音樂〈《Le Mepris》〉,再次感受到原聲帶的魅力,Nino Rota的音樂果然很催淚啊!

Bille August : The Last Dating Show

一個男生在戲院裡以英文為他的女友解說電影情節,引來前方幾個男性觀眾不滿,衝突彷彿一觸即發,不過它卻營造一個幽默又溫暖的結局。

Elia Suleiman : Irtebak

當這位導演去廁所開始,就讓一切有趣起來,直到導演登台,好像一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座談會,我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Manoel de Oliveira : Rencontre Unique

還原黑白默片的魅力,以教皇和某人的相逢,營造出風趣的場景和對話。

Walter Salles : A 8,944 km de Cannes

Wim Wenders : War in Peace 〈溫德斯〉

Chen Kaige : Zhanxiou Village

陳凱歌以一群小孩偷偷放映卓別林的影片觀看,還因為沒電踩腳踏車發電,玩得正開心時,大人回來了,他們也一哄而散。盲童那部份個人覺得真是畫蛇添足。

Ken Loach : Happy Ending 〈肯洛區〉

一對父子排隊買票看電影,一邊閱讀戲院的節目表選片,兩人商量了半天,一直到票口,兩人卻決定去看足球賽。精準的節奏感中,輕快表達出個人對電影成為制定公式的觀感。 

廣告

2 thoughts on “記憶中的電影院 Chacun son cinema

Add your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