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

不知所措時,心情複雜時,我總會這樣「獅吼」一下。

學校罷課已經進入第四週,上週的投票結果好像只是一種形式,即使大門已開,依然無法上課,秘書處很無奈,系主任也無法給我們明確答案,一切看校長的決定。

有些外國同學不能理解法國人心態,認為他們實在太懶惰,工作、上課都如此意興闌珊;我的法國同學大部分都反對「大學自治法LRU」,可這不表示他們不想上課。

法國總統,Nicolas Sarkozy說,「對法國年輕人而言,朝符合他們生涯規劃和個人才能的科系發展固然重要,但是也要符合專業成功的需求。」意指能適應社會要求,有助於法國經濟改革。(1)

這段話說得漂亮,但卻顯得功能主義,其實這樣的情形早在台灣氾濫了,法國人可以堅持至今,我多少有點佩服、有些羨慕。

中世紀,La Sorbonne在巴黎成立,教授年輕人神學、法律、醫學及藝術,大學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商業用途,而是更理想性的窮究事物、追求真理並進而創造美好世界,而今大學卻要變成一個適應於工商業需求的場所,我的法國同學這樣說。

所以,一切顯得可笑而矛盾。大學原本被當作是一個知識的殿堂,一個守護文化、真理及客觀研究的地方,而今,隨著全球化的資本主義作用下,大學商業化的情形也越來越明顯。

一直深信「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我,即使明白大學不該停留在一個世外桃源的境界,對於它的日漸商業化、日漸喪失學術本質的情形,仍感到不安與擔憂,或許只是因為自己過於理想化的個性,所以才不喜歡眼前的情景吧!

法國編舞大師Maurice Béjart1122日凌晨與世長辭了。

或走在巴黎路上,或坐地鐵,經常可以看到他舞團演出的海報。看到海報的日子,回家就會上YouTube看一下他的作品,然後被他的舞蹈感動的我告訴自己,明年一月一定要去看他舞團的現場演出。

舞蹈大概是像愛情一樣危險的存在吧!每個細微的動作,每個眼神的落點,都訴說著纖細的情感和故事。一旦投入,就難以拔身而出,還得傾情倒義的將身體和精神都奉獻,才能讓我們在舞台上看到那樣綻放的生命吧!

藝術家所傳遞給我的熱情與希望,展現一個美好的世界,雖然他已經離去,他的精神卻仍感動著我。

Ballet for Life – The show must go on

這曲目正好紀念他

Maurice Bejart- bolero de ravel
這是我最喜歡的段落之一,Bejart Presbytere我也很愛

I Was Born to Love You Ballet Bejart
這是完全因為歌曲吧!哈~

 

1  “Il est essentiel que les jeunes Français s’orientent vers des formations qui correspondent à leurs projets personnels, à leurs talents, mais aussi à l’exigence d’une insertion professionnelle réussie.” écrit Nicolas Sarkozy dans la lettre de mission envoyée jeudi à Mme Pécresse, également signée par le Premier ministre François Fillon.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