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盡頭

有時,我從圖書館出來後一個人沿著塞納河散步。我往前走著,尾隨著自己的影子,同我童年時和父親一起散步一樣。過去歲月的記憶於電光火石間乍現,我便猶如一條迷路的小船,在四顧茫然的河流上不知所向的航行。

我經常這樣想像,順著河一直走下去,走過熟悉的風景,然後繼續走下去,我就會觸及無法觸及的東西,我就可能到達無法到達的地方。那裡也許是世界的盡頭,也許在地球上難以按圖索驥,也許一個人才可能在某種偶然中走到那個地方。

小時候,或者是我小時候的夢境中,我自己曾到過那樣的地方,彷彿走入一個月光覆蓋的美妙深谷,處於神秘的自然之中,四周只有芬芳的空氣和柔情的微風,雖是獨自一人卻感到安心而自在。如今,只剩腦海裡偶然出現的一個空白和對一些事物的影像,懷念著那也許曾經存在過的記憶。

這個世界是如此巨大,時空拖曳出久遠的歷史軌跡,我凝視自己在光影晃動中前進的印記,浩瀚無垠中渺小如塵埃的足跡。如果說在這段時間裡,熱情消逝的念頭就像死亡那樣使我的生活黯然失色,那麼,對永恆的追求卻又幫助我克服對生命墮落的恐懼。我就在這忽起忽落中折騰著,精疲力盡。

一次又一次催毀人類的死亡曾使人們感到懼怕,然而一旦死亡完成,這些懼怕又顯得那樣無足輕重,也許我們會嗤笑自己在這過程中的害怕是多麼不明智的舉動。但是,我還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新經歷著這些懼怕。

這確實是件怪事。從我來到法國之後,我總是不斷經歷著自己個性上的缺失所造成的困境,每一次,以著類似卻又意想不到的形式。就好像只是在一個多雨的下午出門一趟,可當我回來的時候,卻感到自己記憶、思維和力量瞬間消失了。我的肉體依舊健康,可我竟覺得自己什麼事情都無力為之。就這樣,我精疲力盡地倒下了,我闔上雙眼,因自己的無能感到心情沉重。更令我驚訝的是在百廢待舉中,自己居然還能若無其事般的生活。

當我意識到這麼長一段時間已被自己莫名地地度過,明白這便是我的生活、這便是我自己,不僅如此,我還意識到時間沒有因為我短暫的分離而停止,我每時每刻都得與之相聯繫,一思及此更感到困乏不安。感受到在我身上有那麼多的年年歲歲,裡面的內容卻可能是一片空白,我只覺天旋地轉。

也許,這都只是我們以著肉體的感官對這個世界謬誤的認知,這些謬誤扭曲了這個世界呈現在我們面前的真實面貌。像我的肉身一樣,我如今所追求的一切最終有一天會在這地球上消失,再不留痕跡。對待死亡,我們只能這樣逆來順受,不管肉體的生命或我創作的生命,萬壽無疆畢竟是種想望。

我想改變一種方式走下去,盡力地保存時光斷面,就好像儀式性的努力留下生命中顯著的標記與刻痕。我想要,即使不能確切的知道它們存在必有的意義,用心地傾聽不厭其煩訴說的天命,直到生命的盡頭。

巴黎依然張揚的下著雨,我默默走在這仍進行中的旅程,關於時間與空間的片斷,以及這些切面重組動機背後的一種情懷,也許某一天,當我真正走到世界盡頭的那一天,可以藉由一個影像中看似靜默的語彙,按圖索驥的觀看生命旅程、旅程背後的意義。

鼓勵自己也鼓勵和我一樣偶而茫然的朋友,一起聽這首歌。

明天,你好

作曲:牛奶咖啡
填詞:王海濤
編曲:格非

看昨天的我們 走遠了
在命運廣場中央 等待
那模糊的 肩膀
越奔跑 越渺小
曾經 並肩往前的 夥伴
在舉杯 祝福後都 走散
只是那個 夜晚
我深深 的都留藏在心坎
長大以後 我只能奔跑
我多害怕 黑暗中跌倒
明天你好 含著淚微笑
越美好 越害怕得到
每一次哭 又笑著 奔跑
一邊失去 一邊在尋找
明天你好 聲音多渺小
卻提醒我 勇敢是什麼

當我朝著反方向走去
在樓梯的角落 找勇氣
抖著肩膀 哭泣
問自己 在哪裡
曾經 並肩往前 的伙伴
沉默著 懂得我的委屈
時間它總說謊
我從 不曾失去 那些肩膀
長大以後 我只能奔跑
我多害怕 黑暗中跌倒
明天你好 含著淚微笑
越美好 越害怕得到
每一次哭 又笑著奔跑
一邊失去 一邊在尋找
明天你好 聲音多渺小
卻提醒我
長大以後 我只能奔跑
我多害怕 黑暗中跌倒
明天你好 含著淚微笑
越美好 越害怕得到
每一次哭 又笑著奔跑
一邊失去 一邊在尋找
明天你好 聲音多渺小
卻提醒我 勇敢是什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