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

Transparence

我在某個早晨突然被透明給驚醒。

我從床上起來,覺得空氣中有一些奇怪的東西,雖然窗外透進了微微的光亮,但室內仍在昏暗中。感覺內心似乎有什麼在流逝,恐懼著自己所記憶的溫暖將就此遺忘,我驚慌失措的下床,打開了窗戶,看著眼前的房子和街道化成線條,然後消失不見。

回望這一年,腦海一片蒼茫,伸手所欲觸及的世界,舉重若輕,卻只剩一片透明。

2013年彷彿像是時空的間隙,所有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融化在這透明的一年裡。明明發生了很多事,偏偏像得了失憶症一樣,一切凝結在兵荒馬亂的生活中,驀然回首,只感覺頭重腳輕的觀看著好像屬於我、卻又不真正屬於我的過去。

來巴黎之後,我搬過幾次家,終於在14區安頓下來,過了一段歲月靜好的日子,不過,2013年10月的最後一天,我房東的電話打破了這樣的平靜安穩。於是,2013年的尾聲就在我來回奔波於台北、巴黎和倫敦之間,再度展開了我的找房計畫。2014年初,我仍在此,然而尋找著下個落腳處的此刻,彷彿漂浮在一個虛幻城市,既無此曾在,亦無此將往。

或許某種程度上,我有點優柔寡斷,捨不得放下已擁有,又缺乏勇氣去追求所嚮往,總是這樣欲走還留。但在這變化期間,忍不住期許自己的世界,可以在這裡也可以在那裡。我的心可以像眼前消失不見的城市,在我心裡化成綿亙一片的世界,讓我可以無入而不自得。然而搬家這件事,並不只是純然從一點移動到另一點,之間的距離是一連串的不連續性、難以描繪的一片空茫。我在這過程中渴望安定,卻正是對這安定的渴望使我感到極度的不安。

2013年6月,經歷了一系列和貝克特的無言糾纏後,我決定暫時和沉默告別,試圖關注其他細節,讓其他的事物召喚我,讓我脫離「我不能繼續,我將繼續」的循環。有一個事件的結束,那也許正是另一個故事的出發點,正因為如此,我揮一揮衣袖向被碾壓過的空白世界作別,打開門奔向密密麻麻的數位時空。本以為如此一來便可以享受訊息寸步不離地和我如影隨形,我只要振筆就可以下筆如有神,然而至今我仍未能擁有這樣暢快疾書的時刻。我的腦海似乎有部分巨大的透明,無法以我的記憶或任何活過的經驗使之形像化,需要一間完整的圖書館為我建構出充實的內在空間才能將此填滿。

從空白到透明,我始終在尋找,像個癖好收集者,剛收集完觸摸不到的沉默,便又開始在精密運算的空間尋尋覓覓。或許正因為這份透明,讓我難以遏抑的探索這個世界,然而越試圖描述一個世界,世界越是在描述中無限擴展,變得漫無邊際。

於是,我知道在透明之中,我存在也好,不存在也好,一切都照常進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