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蕩 Sway

自亞維儂歸來,巴黎的景象、熟悉的氣息馬上喚醒我生活的常態,亞維儂成了一場過度熱情的夢,虛幻、不實,唯一留存的連結是夜晚微涼的風。
已經將近一年,失去書寫的能力,以兩個學校的課業為藉口,逃避著留下自己過度起伏的蛛絲馬跡…缺乏練習的文字,只能以碎語記下我在這些日子的晃蕩中、或輕或重的細節。

繼續閱讀 “晃蕩 Sway"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